去留肝胆两昆仑起来

2020-11-12 14:05

这种用,不是功利化开发、简单粗暴圈地收钱那么简单。文物之所以为文物,而非简单器物,根本就在于其深厚的历史价值、科学价值和文化价值。商业开发可左挑右选,但文物保护不能挑肥拣瘦。北京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,文化资源丰富。如何盘活这些前人留给我们的璀璨瑰宝,是必须思考的时代课题。不久前,故宫“石渠宝笈特展”引发的“故宫跑”,让我们看到了大众对于文化价值的渴求,同时也提醒我们,其实能够拿出来、用起来的东西还有很多。让文物“活”起来,使其完成从文化资源到精神资本的转换,如此之用,岂不美哉?

“用进废退”的法则,不仅适用于自然生物,恐怕文物保护同样如此。朱墙黄瓦的宫廷建筑,巧夺天工的瓦罐器物,恢弘壮丽的石碑壁画……这一件件活化石倘若都“藏在深闺”,都“弃置不用”,那么在自然状态下难免没落残损,也难逃被人遗忘的命运。相反,在尊重历史文化遗产的基础上,不断融入今人的创造和元素,妥善利用、合理发掘,老东西才能焕发出新生机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与其嗟叹大家故居的没落,不如想方设法将其用起来,让其蕴含的文化价值充分彰显。

岁月失语,唯石能言。保护好文物,方能让文化记忆得以传承、历史认同得以延续、故土情结得以安放。保护和利用的辩证法,我们应当学会,也必须学会。

近日,有媒体调查发现北京多处名人故居沦为破旧大杂院,现状令人担忧,其中不乏谭嗣同、田汉等名人大家的故居。

“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”“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”……谁曾想,当初舍生取义的“戊戌六君子”之一,曾经填写国歌歌词的剧作家,其故居竟沦落到这般荒废窘境。但叹息之余,我们也不妨扪心自问:在看到这条新闻前,我们对他们的故居是否知晓?又有多少人亲自拜访过?答案或许真的很尴尬。换句话说,名人故居的遭遇,正是当下部分文物古迹缺乏合理利用的现实反映。